吃過布萊茲和安德爾先生帶回來的藥之後,燒總算有退下去的跡象了。
身體輕鬆不少。

.....(記錄

稍晚之後還見到了似乎是安德爾先生的姐姐?...應該不是敵人,但感覺上也不是我擅長應付的類型,觀望吧。



写评论。